元月初七

[我英乙女]久别重逢

相泽消太x你,ooc肯定有,不介意就看吧!

       初春时总下着雨,云层厚重紧实,不透一丝光亮,天空铅灰阴沉,令人压抑郁闷。
       你摊在沙发上,仰头透过窗户,看着丝丝冷雨落在玻璃上,水痕模糊了窗外的风景。
       真无聊啊,你打着哈欠,一脸无趣
       时间缓慢的流过,被冷风吹着的大脑昏昏沉沉,渐渐地你睡着了。

       门开的声音惊醒了你,迷迷糊糊间看到一个熟悉高大的身影向你走来。
       “怎么又在沙发上睡觉,头痛了别喊不想吃药了。”男人的声音低沉沙哑,带着些许无奈。他弯腰伸手打算将你抱起,你却顺势按住他的头,闭眼吻上了他的唇。
       刚从外面进来的他,还带着雨水的潮气,湿润的唇冰冰凉凉,仿佛冰冻过的橘子果冻,缓解燥热的你。
       但还不够,你们足足有半个月没有见面,平日的思念就像星星点点的火种,灼烧着你的心,在见到他的那一刻,狂风骤起,大火燎原,渴望滋生欲望,欲望犹如野火,妄想将他与自己焚烬。
       你越发与他缠绵,舌尖舔舐过他嘴里的每一个角落,淡淡的,苦苦的,是营养剂的味道。他也没有很好的照顾自己,你睁开眼睛,向他投以谴责的目光。但看到他略显疲惫的面容,你怎么都恨不下心来,将充满情欲的深吻转成细细绵绵的浅吻,想通过这样让你的英雄,你的消太明白,你对他的爱。

       漫长的亲吻结束后,你与他相拥躺在了沙发上,雨还在下,冷气透过窗户进到室内,穿着短袖T恤的你感到些许寒冷,你更加抱紧了覆在你身上的消太。
       你们之间的距离极近,彼此间的呼吸都交缠在一起。看着他的眼眸中深深的印着你的模样,你不禁伸手细细的描绘他的眉眼。这个男人初看颓靡又漫不经心,像那午后慵懒的猫。但在灾难发生的时刻,冷静清晰的思考和矫健敏捷的身手,无不彰显他是超级英雄的事实。
       正是有着英雄荣耀却沉重的身份,流血受伤避不可免。手落在右眼下方的伤疤,颜色较为暗沉触感更加细滑,想到USJ事件后见到医院里破破烂烂的他心就不由得绞痛。
       消太太了解你了,看到你手停在伤疤处许久未动,眼神中含着隐隐的伤痛,就知道你又在为他担忧了。他将你抚摸他的手拉向唇边亲了一下,轻轻柔柔的触感,像羽毛抚过一般,你的内心也开始痒起来了。

我本来是想开车的,结果写着写着就成这样了,我看看再磨磨能不能有结果!

[我英乙女]梦醒时分

轰少年的女票文,ooc会有,喜欢就看吧!

        其实,喜欢上轰焦冻一点都不难。
    好看的脸,超强的个性,以及那具结实挺拔的身躯。
    时时刻刻的,都在诱惑着你。
    你的个性非常鸡肋,是可以进入任何人的梦里并操控梦境,虽然在梦的世界你是无所不能的,但现实中这个个性毫无作用,而且当事人醒来后会忘记梦中的一切。
    所以啊,你人生的前16年对于这垃圾个性所抱有的一切遗憾,在遇到轰焦冻后,内心只剩下一个狂奔的小人,不停地散花并高喊万岁!

第一夜

少女情怀总是诗。
        夜晚降临,用平身最快的速度解决完晚饭、作业、洗澡这三件人生大事后,与在客厅看电视的父母说完晚安,沐浴在他们诧异的目光下,脚步欢快的回到房间,上床,闭眼,一气呵成。
        渐渐的,你睡着了
        然后,你开始寻找那位令你日思夜想的少年,的梦。
        但在你翻到第一百零八个流着哈喇子,打着怪兽的小屁孩的梦时,你才意识到,高中生根本没有那么早睡。
        于是你等啊等,等啊等,等啊等,等啊等,等啊等,等啊等
        终于,等到你在梦中都要睡着的时候,阴阳头的少年出现了,你嗷的一声扑了上去。
        冷风交杂着寒冰,往你的脸上冷冷的呼去。还好这是梦里,你手一挥,冰晶如烟尘一般,消失了。眼看轰焦冻抬手打算再呼你一脸,你急忙大喊道:“轰同学,你好,我是普通科C班的梦田,我的个性是【入梦】,请手下留情!”
        轰焦冻听罢,停下了攻击,直起身冷冷的看着眼前手忙脚乱的少女。
        你立马土下座道歉“抱歉,轰同学,是不是吓到你了?因为看到你太激动了,对不起”
        轰焦冻没想到少女会这么干脆的道歉,理由还这么的特别,一向冷静果断的少年也有点懵“没什么,你没事吧?”
        你赶忙否定并抬起头,姿势的缘故,轰焦冻俯视着你,白皙俊俏的脸在背光的环境下显得更为深刻,好看的令你恨不得把他拉下来强吻!
        可能你的目光太火热了,轰焦冻有些奇怪,他伸出手
        “起来吧”
       少年穿着普通的睡衣,袖口伸出的手腕结实细腻,眼前的手指修长,骨节分明,好想舔!你立马伸出手握住,温暖的,有点硬,虎口和掌心都有锻炼出的茧。
        他毫不费力把你拉起来后,发现你低着头紧盯着交握处没有松手。就默默地把手抽了出来,坐到一边发呆。
        你回过神来,意识到你的痴汉之力可能要暴露。但一想到这是在梦里,无论自己说了什么,做了什么,当轰焦冻醒来后也会忘记,勇气值便突然爆表。
        你大步走到轰焦冻的面前,少年发散的目光凝聚在你的脸上,看着那双漂亮的眼睛,你兴奋又激动“轰同学,我喜欢你。”

在纠结是走纯情线还是欲望线啊,我满脑子只想把轰少年吃下肚啊!!!